秋枫系雨

唱见欧阳白夜,编剧唐夜白,在线等你……

【雷卡】[雷卡光棍节企划]快乐的校园生活

        啥⊙∀⊙?为什么又是我?


        因为我皮啊( '-' 三 '-' )


        短片,断断续续的


        灵感来自我的同班同学。


        —*—*—*—*—*—


        凹凸大学,雷狮海盗团,是学校众所周知的,一个以搞事和搞基出名的牛郎团。


        由著名up主,RAY,甜点与大哥并存,骗徒和狂犬,四大恶人坐镇。


        自上次大型掉马之后,论坛上便经常出现知情人士爆料基情互动日常。


        下面由小彩虹给大家整理一下:


1,他们都是修不同一个系不同副科的大学生,所以课都是串开的。大学生又很多都抱着不用上课的心态想混过大学,所以课很少有人听。唯独副校长秋的课,节节爆满。秋又主张精学不多学,所以教室小,座位少,每次来晚都要站着上课。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金发男孩儿的姐姐爆料,高中逃课逃的最欢的雷姓同学,为了给自家弟弟占座,总是提前半小时来到教室,但是上课就让自己弟弟坐在他腿上,逗的小男孩儿面红耳赤不听课等等。


2,据某不愿给予姓名的,化名为丕落梭的白发男同学透露,高中时,他们是个同校同班。座位分配是这样的:50人,从门到窗二四二列,骗徒坐在第一列最后一个,刚好是后门的位置,RAY坐在四的第一列的第四排,甜点坐在他左前一位,狂犬坐在左后一位。上课的时候,一个女生和骗徒要求换一节课的座位,骗徒答应了,于是骗徒作了一生中最大的一个死。上课时,RAY突然开始猛推桌子,极其具有力道和节奏,于是没睡醒的骗徒转头说了句“干嘛呢,干嘛呢,老大,知道的你在找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上课发*干桌子呢”。于是因为上课说出这句话而被停课顺便被老大揍什么的,就不说了。


3,据我就是雷狮,我就骨科怎么了先生透露,骗徒先生回学校的第二天就又请假了,原因是:上课的时候狂犬在玩儿手机,老师从后门进来了,然而骗徒没通知狂犬,所以狂犬手机被没收了,骗徒幸灾乐祸的笑,完全没有看到狂犬名为‘晚上收拾你’的眼刀。由于当时是住校,他们四个又是同一个宿舍的,雷狮带卡米尔夜宵回去时,听到了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帕*斯!你就不能提醒我吗”“我…我怎么提醒你…啊…老师直奔你而去的…”“就是你的错”“轻点…慢点啊…啊!”等一系列不和谐的音。


4,据我就是想策反先生爆料。高中时,雷狮因为中二病带着弟弟去纹身,弟弟纹了个狮子双刀盾,他纹了个狮子锁链十字架,都在肩膀头。狂犬腰上有一个天生的闪电胎记,骗徒脸上有刺青。曾经有一次打架,狂犬说“我听说有人要干我哥们”那语气要多危险有多危险,但是雷狮老大接了一句“我是流氓我怕谁”,在场的不仅都熄了火,而且都散了。


         如有补充,随时更新,欢迎各位关注订阅本人


        —*—*—*—*—*—


        车是我脑的,梗是我班几个直男的互动。还有几个就先不写了。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提前撒花祝贺


【雷卡】[雷卡光棍节企划]悲剧的光棍节

        又名《悲剧的一次直播》


      《我就和我弟出个柜,怎么就掉马了》


        我又写新文了,更完抱头跑


        —*—*—*—*—*—


        “卡米尔,明天带你去游乐园。”正在认真准备考研的卡米尔抬起头,盯着自己室友兼自家大哥,大哥微微弯着腰看着衣柜上的挂历。“大哥,明天有课”“我翘的课还少吗”可是明天我也有课(≖_≖ )“大哥,明天光棍节有直播”所以别出去搞事了,好好过节不行吗,不直播这个月生活费赤字了解一下“不耽误”大哥依旧我行我素的。卡米尔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好”。


         “咳,大家早上好,我是RAY。现在11月11日,早上八点二十,今天要带‘甜点与大哥并存’…”雷狮读出名字后停顿了一会儿,假装没有看到卡米尔的喵躯一震“出去玩。先去叫他起床。”于是卡米尔转身上铺,装出一副刚被吵醒的样子,迷迷糊糊,软软糯糯的叫了他一声“大哥”弹幕就炸了。


      『天啊,甜点小可爱依旧如此治愈』『哦!!!!!没睡醒的甜点小天使,这什么圣光洗礼』『我吸爆!!!!』『可爱,想*』……然后屏幕就黑了“起来洗漱吧”“好”『RAY的占有欲真是……』『OMG,我吃的cp发糖了』『前面的别想了,骗徒大大澄清过了,他们是真的有血缘关系的堂兄弟』『我不管,我不听,我不信!』『呜呜呜,圈地自萌好吧~_~』


         “走吧,今天开我的车去,还要去接个人”雷狮走在前面,卡米尔在后面拿着手机摄影『那是莲花跑车吗…』『RAY大佬暴露了自己的家底』『???养不起,养不起』卡米尔看了一眼弹幕,更是无语的内心风暴[这骚包的跑车是大哥未成年的时候布伦达二哥送的,自从大哥离开雷家后,确实日子揭不开锅,虽然大哥用的奢饰品你们依旧买不起]“卡米尔,上车啊”


        雷狮熟练的开到了一个闹市之中的街区,拿出荣耀X快捷键一按“限你十分钟下来”然后就挂了。直播画面就没离开过雷狮的上半身。一会儿九分多钟传来了车关门的闷声。雷狮又发动了车“今天就要辛苦了”“要麻烦你了”卡米尔也接着补了一刀。


      『这景怎么越来越眼熟了呢』『这不是……』“AT市最大摩天轮所在的雷王名下的游乐场”雷狮看了眼弹幕,邪魅一笑回到到『真是一般人去不起啊』『门票要我半个月工资的AT市最大游乐场』


我建的翻唱群。
目前还没有找到魔道翻唱群,所以就自己建了一个。
最近听同道殊途上瘾。特别想唱。
于是我狠狠心换了个好耳机。
又建了一个翻唱群。
就等你加入。
先阶段主题是魔道祖师。
广泛招揽贤才。
作词,作曲,后期,文案,唱见,乐器萌新。都欢迎
就等你啦,快快加入我[们]吧

【雷卡】[雷卡光棍节企划]梦の尽头是你…吗?是你…对吧

        没想到这么快呢。貌似之前自己很多文都没写完。

        不是第一次参加,确实第一次和这么多大大一起。

        虽然最近挺忙的。质量我努力保证一下。

        —*—*—*—*—*—

        [这是哪儿?]卡米尔坐了起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自己,旁边座位上,雷狮正睡的香。

        [这里是……]卡米尔抬头看向讲的唾沫横飞,自嗨的不要不要的老师,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如愿和大哥考入了一所高中,而且是最好的班级,也被安排成了同桌。]

        卡米尔伸手给雷狮理了理头发,微笑起来[大哥从来不会睡的这么沉,一直都很浅眠,敏感的像只猫,是因为什么敏感来着?]

        卡米尔甩了甩头,抬手接住老师飞来的粉笔头[想起来了。

        因为大哥在家中排行老三,又是个不讨喜的张狂性格,半夜雷大哥经常捉弄他,所以浅眠]随手把粉笔头扔了回去。

        同学们也见怪不怪的继续听课。[自己是不是睡的太久,怎么好像……忘了很多东西…]“铃铃铃—”下课的铃声好烦,吵醒他怎么办。

        [我……不是应该上高中了吗,这身衣服,不是初中时…]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卡米尔的思考“卡米尔?”“大哥,怎…”雷狮突然醒了,不敢置信的喊了他一声,被回应的下一刻,紧紧把许久不见的那人抱在了怀里。
        卡米尔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哥颤抖的身体说明,现在他很激动。“大哥”卡米尔拍了拍雷狮的后背“我在”这是雷狮在他每次惊醒的时候一定会说的一句话,那人细如流水的陪伴早已渗透进自己生活的全部。惊醒时的安慰,生病时的温柔,受伤时的自责。卡米尔都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大哥,我…好想…他?]“大哥,我们…”雷狮热泪盈眶的推开了卡米尔,转身冲出了班级,任卡米尔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自己,好像在做梦]卡米尔看着周围温馨的景观和熟悉的面孔,慢慢确定了自己的结论[初中在我们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拆除了,这梦境还真是逼真]卡米尔轻抚着左肩膀的纹身。[这是第一次大哥带自己打架时留下的,那也是最后一次雷狮打群架。自己替大哥挡了一刀,大哥就急的红了眼,留疤了还带自己去纹了这裂心]

        卡米尔几乎不笑,少见的笑容都给了唯一的大哥。

        [现在应是…]卡米尔看向窗外,果不其然看到了一堆在太阳下痛苦不堪的孩子。[军训呢]

        记得初中军训的时候,夏日炎炎,泥土跑道上烟呛呛的,还有阳光晒过特别厚重的热。在阴凉处的地上,又湿的不像话,一团又一团的蛆虫霸占着唯一的圣地,在哪顾涌顾涌的盯着我们,又或者是我们盯着他。

        听附近的老人说,蛆虫是一种专吃腐烂生物的东西,那大片的蛆下又会是什么呢?尸体吗?

        至少那蛆不是果蝇产生的,下边大概不是腐烂的植物。

        会是如那帮女生传的那样吗?下面是腐烂的小孩的尸体?

        一定是我想多了。自己因为身体不好只能在楼上休息,大哥却在楼下撩妹。

        —*—*—*—*—*—

       临时加班还没码完,先传一部分。咳咳,下一位太太  @信仰名为祈   太太。

【卡雷】[卡米尔×雷鸣]牵绊

几句话刀

卡米尔×雷鸣和卡米尔×雷狮

—*—*—*—*—*—

你我都是极度冷静之人

不会因任何事悲伤

不会为任何人言笑

你有自己的信仰

我也有自己的使命

月老真是和你我

开了天大的一个玩笑

红白相间的判命线

不是你  就是我

剪断吧

这颗被爱矢临幸的伤痕累累的心脏

这颗被红线搅乱的血肉模糊的心脏

渗出的 鲜红的 热烈的爱意

挖出了 斩断了 沉重的命运

呐~卡米尔,你信吗,我不在爱你了

转身吧 离开吧 遗忘吧 我的爱人

你我都是极度冷静之人

我失了使命

你仍有信仰

像以前一样

冷静 理智的活着吧

雷鸣

会成为你的基石

闪电

会成为你的灯塔

影是不配爱上光的

永远不配

—*—*—*—*—*—

可能看不懂吧。

雷鸣是卡米尔的曾经,雷狮是卡米尔的现在。

雷鸣成为卡米尔脚下的影子[消失],雷狮成为卡米尔眼中的灯塔[救赎]。

可能还有一点暗示。雷鸣爱上了卡米尔,却甘愿把这颗被折磨累了的心脏挖出,斩断一切阻碍他前进的羁绊。

为什么这么圣母?因为我累了

有点慌啊,下周周六周日就汇考了,据说超级严格。

最近只写了原创啊,稿子有卡金和幻金的。

宿主那篇更的太草率,等完结我会全部整理。

生病了三天,还是不见好,脑子疼


[卡米尔×雷鸣]【卡雷】拼凑的断音(ABO)

北极圈的冷CP

灵感来自我们语C群

我就是那只自作多情的O雷鸣

再次强调,cp是卡米尔A勿忘我×雷鸣O

—*—*—*—*—*—

“原来我并不是你的唯一”

[你身边的友人那么多,有可以信任的大哥,可以交付背后的挚友,而我,只有你啊,不,现在连你也没有了]

“这一句句拼凑 而成 的话

拼不出的解答

也许 应该

差不多结束啦

将我 和你 一刀两断吧

也许那才是你想要的回答”

[那时的话我都清晰的记得啊,快乐的日子。明明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只有你,其实这样的我早就让你厌烦了吧]

“呐 看吧 从前

说过的那句话

深埋 在我

心里生根发芽

现在 却要 连根拔起它

怎么忍心 未免 也太残忍了吧”

[明明都记得,又有什么用。我真的会去爱人吗,可是为什么心脏的位置好痛?AO的关系不过是任何人都可以的不是吗?我动心了吗?]

“‘tick tack tick tack

滴答 滴答

ding dong ding dong’

追赶着时差

‘tick tack tick tack

时间在 蒸发

ding dong ding dong’

再见了啊”

千言万语

但却说不出话

[时钟好吵,世界好吵,我也好吵。不说了吧,没人爱听,没人在听,连唯一倾听的你也不会再出现了,言语还有什么意义]

“拜托啦 让他 让他

快点消失吧

沉默 不回头 也走得潇洒

但是你 一定 一定

有什么办法

好让负罪感

都融化”

[不,我应该忘了他,为什么忘不掉,他是另一个我不是吗,这不是该有的情感,忘记就好了。为什么忘不掉?‘神’啊,让我忘了他吧,无论会付出什么代价]刀尖抵在腺体的旁边/

“呐 算啦 算啦

也放弃挣扎

就算 这样

还是无法传达

谁让我 一直 一直

一直放不下

这点痛又算什么啊”

[也,不过是失去而已,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个A而已,一个我爱的却不爱我的A。以前陪大哥四处闯荡也没少受过伤]“切除腺体而已,他的味道,厌倦了”

“转身 看吧 从前

说过的那句话

深埋 在我

心里生根发芽

现在 却要 连根拔起它

怎么忍心 未免 也太残忍了吧”

[“卡米尔做我的A吧”“好”你的毫不犹豫答应真是让我好开心啊,我和这个世界有了联系,不再是一个孤单的个体了。那些回忆我都记得啊,甜蜜的,苦涩的,唯独没有悲伤的回忆。原来不是没有,而是一来就这么痛苦啊]

“flick tap flick tap

不停 敲打

swipe tap swipe tap

雨落下

flick tap flick tap

眼泪在 冲刷

swipe tap swipe tap

受够了啊

还是没法

斩断这份牵挂”

[“还不是你说我和鬼狐有染”“难道不是吗,你和他相处甚至忘记了我”我知道我在无理取闹啊,你都不会哄哄吗。]

“拜托啦 让他 让他

快点消失吧

沉默 不回头 也走得潇洒

但是你 一定 一定

有什么办法

好让负罪感

都融化”

[“哪来的这么浓的,花香?”“嗯,勿忘我而已”“你易感期啊”“是啊,所以离我远点,不然…”“卡米尔,标记我吧”……谁会想得到这么甜蜜的对话会是最后的回忆]

“呐 算啦 算啦

也放弃挣扎

就算 这样

还是无法传达

谁让我 一直 一直

一直放不下

这点痛又算什么啊”

[疼吗,疼啊,脖子好痛,可是没有心痛啊,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吗。当初真该听大哥的话。]起手一点一点划破后颈的腺体处/

“哒~

拜托啦

拜托啦 让他 让他

快点消失吧

沉默 不回头 也走得潇洒

但是你 一定 一定

有什么办法

好让负罪感

都融化”

[哈,真的笨死了,冷静什么的。这真不像我了,当迈出了那一步,好难再退回去啊]

“呐 算了 算了

也放弃挣扎

就算 这样

还是无法传达

可笑吧 原来 原来

早已经轰塌

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易感期不要碰我!”打开那人的手。再也牵不回来了啊。]温热的血染红了白色的围巾/

“tick tack tick tack

ding dong ding dong

这一句句拼凑 而成 的话

拼不出的解答

也许 应该

差不多结束啦

将我 和你 一刀两断吧

果然那才 是你 最想要的回答。 ”

[“我就是和一个O在一起,都不会再找你”断了这层A与O的联系,断了这层O对A的依恋,我就能回到从前了吧,像你一样,不被任何事物所影响,回复到原来的冷静。一个人才是我应该在的世界。]“呐,你看。我再也不会需要任何的依赖”[我在对着什么,对着谁,说什么。为什么当初没有分化成B,世界真是不公]一块血淋淋的肉落在地上。简单的缝合包扎后,退回到自己的小鱼缸里就好了,就当做从来没有出去过,从来没有遇到过,从来没有付出过。

“我,叫雷鸣,等着…不会回来的人?”[是大哥还是雷狮海盗团的各位,不,他们都已经死了。我在等谁?]

—*—*—*—*—*—

猜猜我现在什么心情?

我在这个语C群里除了群主就只认识这个卡米尔还有一个不是很熟的鬼狐。我本来就是慢热的性子,不爱热闹,别人说话我也插不进去。和我说话的他成了我还在群里活跃的原因。后来就在一起了,反正只是语C啊。是我太贪心了,越界了。本来想找个A布伦达的,没想到后来和他在一起了,结果……

阿拉,说这个多干嘛。听到这首歌,加上今晚发生的事,突然就想了。

【布雷】蓝调夏威夷[番外1:千里送丸子]



        未写文章,先出番外,我的习惯


        上次的万圣聚会,其实挺甜的,都是HE,怎么就刀了(╹◡╹人)


        小甜饼


        —*—*—*—*—*—


        一代巨星布伦达,能唱歌能跳舞,会吉他会提琴,文能作曲大胆表白,武能演戏不替身用。这么一个任性的男人,也就只有他最最爱的弟弟兼让他言听计从的经纪人雷鸣能管住了。


        众所周知,如果没有雷鸣,布伦达的黑料一定能霸榜很久,虽然都是瞎编,但一个神明的坠落,离不开人们嫉妒的本心。现实是,有雷鸣,没意外,雷鸣和布伦达的形影不离是人尽皆知,也不知这雷鸣是哪里来的活佛,不仅镇住了黑粉和日常动荡的娱记,还让布伦达成功在一干被颜粉捧红的小鲜肉中成功走型男实力派线路。


        至于后来雷鸣又签下了三哥雷狮,还被布伦达在大型演唱会现场表白,这些都是后话了。


        就是这么一位大明星,这次出门拍戏,竟然没带雷鸣。事实是,雷鸣生病了,身为大哥兼男友的布伦达心疼,于是自己到了现场。


        开机的第一天,还算顺利,除了有些不长眼的龙套走错布伦达的休息室,录的时候走位不对,惹的布伦达莫名多了一倍的工作量,就没什么事了。终于录完了今天的预期内容,回到酒店休息。布伦达非常担心自家弟弟,稍微有点馋了,于是给家里座机去了电话。


        没响过三声,电话就接起来了“大哥”雷鸣喏喏的声音传来


        “雷鸣,药吃了吗”

        “吃了,大哥拍摄顺利吗”

        “别提了,一群鶸,辣鸡赞助商塞进来的都是什么货色”

        “嗯”

        “凌晨两点还不睡,又半夜看文件?最近都不接了,这个结束咱们出去度蜜月”

        “白天睡多了。大哥,现在正是…”

        “停,我现在是以你的合法老公布伦达的身份在和你讨论结婚后正常度蜜月的行为,不是以大明星布伦达的身份和经纪人雷鸣先生说话”

        “我,知道了”

        “那,雷鸣,夏威夷怎么样”

        ...乱七八糟的家常,漕杂着抱怨和无奈...


        雷鸣在一堆家常中,成功总结出两句话

        第一,大哥想自己了

        第二,大哥想吃金汤友家关东煮里的丸子了


        在催促了大哥赶紧去睡后,雷鸣收拾了出远门要用的护照等一系列东西,开车去了离机场,大概横跨一个省的金汤友的老板的家。


        雷鸣和格瑞还算有些交情,一个对厨艺很有兴趣,一个对厨艺很有见解,两人也算是志趣相同。


        但这不是打扰我和媳妇儿夜生活的理由。靠在厨房门口的金这样想着,看着厨房里忙着交别的男人的男人做东西的格瑞,金不免有些不开心。


        格瑞浑然不知,依旧为了自己的朋友的男人教着自己的朋友,虽然知道自己被一个男人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打断了和自己男人亲热自己男人可能会不太高兴,但是,有什么是我笑一笑不能过去的呢。


        金看着厨房里格瑞和雷鸣交谈甚欢,危险的眼神直盯着格瑞的后背。明天不开门了吧,不,最近一周都不开门了吧,自家小受一定下不来床了,嗯。还颇有其事的点点头。


        在终于送走了雷鸣后,金拉着格瑞迅速闪回房间。嘘——你什么都不知道


        雷鸣敢了最近一班,凌晨四点半的飞机,直奔C国黑H省H市,据说这次的取景是在冰雪大世界和中央步行大街。


        经过四个小时的平稳飞行,终于平安抵达。


        兑换好钱币后,雷鸣打车从机场去到拍摄现场,成功空降拍摄现场,让表情控制极其不严格的布伦达笑的宛若一个女儿出家的老母亲,打鸡血一般演完了当天的戏份,拉起雷鸣就回到了酒店。


        并且在雷鸣借用厨房做好他心心念念的丸子后,第二天成功请假。之后一星期都没有看到经纪人雷鸣,据说,是生病了,腰酸的紧。


        千里送丸子,千里送‘丸子’,什么时候才能千里送团子呢……


        —*—*—*—*—*—


        这圈粮巨少,只能自隔腿肉了。来宝宝们,张嘴吃糖了。


T﹏T,码了两个小时的文,因为系统问题,上传失败。我也没留底稿。也问了客服,由于我是改稿没上传成功,所以两千多字付之东流了。违了小可爱的约十分抱歉。以后一定留底稿。真的真的很抱歉。


我成功迷失在自己的原创文里了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