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枫系雨

唱见欧阳白夜,编剧唐夜白,在线等你……

【追凌】【苑凌】梦の纬度[2.1]

        一致的都是1啊,都不用神展开了

        不知各位看官有没有想到一点…就是:金凌他没见到过温苑,他只认得那个温文尔雅的蓝思追啊!

        —*—*—*—*—*—

        “蓝思追?”金凌震惊的松了手里的玉杯,任它跌落,破碎。

        来人更加开心的笑了笑,抓过金凌的肩膀“夫人就这般想他,竟然连我和他都认不出了。”那人弓下腰身,不知又自言自语了什么。

        金凌这才以俯视的角度,认真看了这张脸,与蓝愿有细微的不同,此时眉头紧锁,眉宇间多是苦恼之态,看着又锋利的紧,眼睫半瞌,同样纯黑的眼瞳,竟然有些许混沌,眼角微提,似乎是常笑的,平白生了三分妩媚。

        “夫人既然想他,那便让他来看看吧,反正新婚之夜,他可是眼红的紧那”那人以半蹲的姿势抬了头,像是小孩子要奖励一样,眼睛眨眨的盯着金凌的脸。“不过夫人啊,不要太偏心哦,以后也要多叫叫小生的名字呢”说完也不等金凌问,那人就起身,关了门窗,径直躺回床上。

        刚才他突然抬起头,金凌终于注意到了这人和蓝愿的不同,虽然长的大致相同,但蓝愿的额头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大一片烧伤!金凌仍在回想,床上的人,却又坐了起来。

        那人不太确定的问“…如兰?”

        “蓝愿蓝思追?”金凌也是回了神

        “正是,怎么了,这是哪儿?”显然蓝思追也很茫然这里的情况。

        “刚才……”金凌似乎想到什么,冲到蓝思追面前就去掀他的刘海儿“如兰,怎么了,你…”蓝思追平躺在床上,看着金凌外衫滑落手肘,领口大开露出身上点点红梅,腰带也宽松的随时要开的模样,欲言又止。

        “呼,还好,还好”金凌似乎求证了什么,终于放松的坐在了床边上。“蓝愿,你穿红色真不好看”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四散开来

        “如兰,还是,先把衣服穿好吧”说完僵硬的和木板几乎没有区别的蓝愿闭上了眼睛。

        屋里的衣柜果然有换的衣服,虽然一刷都是大红色的。

        穿戴好的两人,坐在圆桌的两侧。

        “‘我’在昨夜和‘你‘成亲了,这些都是‘你’的杰作,但我是早上醒来的,所以根本不知情”金凌指了指脖子上的红点“还有,那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额头上有一块疤,大概这么大”其实只有菱角大小,但金凌就是觉得在这样一样脸上很显大。“还有,那个你,很好说话”

        从刚才就沉默的蓝愿听到金凌的评价,不免有些尴尬“如兰,我也说说我知道的。首先,他绝对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好说话,第二,我也是今早才来的,大概在他和温宁叔叔,温情姑姑说话的时候来的,他们的关系似乎”蓝愿停顿了一下“不太好”

        其实用词太轻了,何止是‘不太’好,简直就是非常不好,从对话就能听出来温家有多不待见这个庶出的侄子,但又不好撕破脸皮。

        “大概,我们都能接受对方一部分感受,你刚才是不是叫了我的名字?”金凌点了点头“那时,他似乎很愤怒,但又强压着”蓝愿有正了正,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最后,现在我们是夫妻,金氏和温氏联姻,又在外准备随时和几大家吞并温氏,事事都要小心”“他说…我记不得他的名字,只记的你,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蓝氏的人吗”

        “因为他本来就不该存在了,我是温家的人,灭门后被含光君收留。原名…温苑…字…还伶,不过你千万别叫他的字,他…”

        红衣的蓝思追悲伤起来,给人一种心血逆流成河的感觉。

        “『1.你…别难过了,不知道怎么回去,先想想怎么在这生活吧

           2.你竟然是温家的人!

          3.那我叫他温苑,现在应该怎么办?

          4.这时候温苑变回来了[可自行填充的神展开]』”

        —*—*—*—*—*—

        看官们,能不能不只看,参与进来好吗!评论一下又不会少块肉!非要我加上这句话(◦`~´◦)

        有多少人是想温苑多出场哒~我就不,毕竟要从熟人口中知道比较好。别作死,真死了我都救不回来。

评论(11)

热度(21)